欢迎光临 大学生小说网 大学生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:m.dxsxs.com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仙侠 > 《崇祯 :重征天下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另起炉灶
背景 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 : 加大    默认

《崇祯:重征天下》 作者 :作品集

第二百一十四章 另起炉灶更新时间 :2017-09-19
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秦王府的大队人马终于由秦王卫护送着抵达潼关.包玉怜之前已与梅兰竹菊四姐妹义结金兰,此时相见,皆激动地抱头痛哭,弄得朱由检也有些眼圈发红.



    此时朱由检再也不想耽搁了,与林佑坤等人商议过后,第二日便从潼关启程,浩浩荡荡地赶赴西安.为确保朱由检的安全,陕西巡抚甘学阔,潼关守备贺人龙也率军随行,西安方面则由三边总督武之望远远地迎出五十里,盛排仪仗,夹道欢迎,极尽铺张之事.



    一路无话.进得西安城后,按照早已定好的行程,当然是先要去接收秦王府,以及发落获罪的原秦王一家人.



    这秦王府落座于古城西安的正中心,气势恢宏,宛若皇宫一般.但由于原秦王朱谊漶已被夺爵,此时被幽禁在府中,这王府附近也是显得冷冷清清,只有一队队的巡逻士兵偶尔经过.



    进得府中,武之望先将朱由检让至银安殿,接着便亲自去提朱谊漶等人.朱由检正在等候,突然殿外闯进一名女子,跪伏于地,重重地对朱由检磕了几个响头,呜咽着道:"王爷!请您对父亲法外开恩,饶他老人家一命吧!"



    朱由检吃了一惊,忙定睛观瞧.但见这女子年龄不过十岁,生得典雅娴静,虽跪在地上,仍带着一股高贵庄淑之气.而且眉眼之间,竟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之处.



    一旁的甘学阔忙谄笑道:"她叫朱存棋,是朱谊漶的幼女,原获封骊山郡主.但因朱谊漶被夺爵,她的郡主封号自然也就没了,现在只是平民."



    朱由检心中顿生恻隐之心,暗道这位郡主也太倒霉了.本来朱谊漶就够冤枉的了,魏忠贤是纯属存心找茬;结果朱谊漶自己被夺爵还不算,还连带着全家人都跟着受罪.其实这世子之争,和这位郡主又有什么关系?可见这个时代的连坐之法实不可取,自己若当了皇帝,非把这一条改了不可.



    想到此处,他忙起身将朱存棋搀扶起来,对她温和地笑道:"原来是郡主,本王不认得你,请勿见怪.若细论起来,你还是本王的姐姐,哪有姐姐给弟弟行礼的道理?"



    朱存棋却不敢直视朱由检,只是低着头幽幽地道:"民女已被革除宗籍,怎敢再称郡主,更不敢与王爷攀亲.只是父亲年事已高,此次万岁震怒,不知会如何发落他老人家?王爷,您是万岁最疼爱的亲弟,万岁一定会听您的话.请您务要看在同宗同源的情分上,在万岁面前美言几句,免去父亲的死罪!只要父亲能够不死,存棋情愿代父受罚!"



    "你糊涂!"朱由检还没説话,一旁的甘学阔却狐假虎威地喊叫起来,"你自身尚且有罪,还敢为朱谊漶求情?还不给本官退下,听候发落!"



    朱由检其实在这一路上早已有了计较,再加上朱存棋这一求情,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主意.他本来就看甘学阔不顺眼,此时便软中带硬地笑道:"巡抚大人,怎么説这也是皇室的家事,还是留些体面为好."



    甘学阔浸银官场多年,如何不知朱由检是在批驳自己,当即惊出一身冷汗,退在一旁不敢搭腔了.



    不多时,武之望将朱谊漶,朱存枢,朱存机父子三人带到银安殿.这三人平时养尊处优,均吃得白白胖胖;可如今沦为阶下之囚,也不知道会得个什么刑罚,早吓得体如筛糠,连一句话也説不出来.



    武之望先宣读圣旨,大意为朱谊漶废长立幼,大逆不道,革除王爵,削去宗籍.待秦王朱由检一到西安,便立即搬出王府,连同全家老xiǎo,一起押送至京师再行发落.



    圣旨读完,朱谊漶哆哆嗦嗦地接了旨,泪水涟涟地看了看身后的两个早已吓呆的儿子,长叹一声,心想此去京师,定是凶多吉少了.



    而朱存棋却放声痛哭,死死地抱住朱谊漶,宛如生离死别一般.



    正在此时,朱由检突然朗声道:"且慢!"

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愣,武之望也诧异地问道:"殿下,您有何吩咐?"



    "朱谊漶毕竟是本王的王叔,年事已高,怎能禁得住这一路上的颠簸."朱由检笑着説道,"况且本王占了秦王的封号,也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.这样吧,让朱谊漶一家人仍暂时留在王府,本王给万岁上一份奏折,为老王叔求求情.万岁皇恩浩荡,也许赦免了老王叔也説不定呢."



    他这么一説,殿内众人皆大吃一惊.尤其是朱谊漶和他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,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皆张大嘴巴愣在当场.倒是朱存棋最先反应过来,登时欣喜若狂,满含感激的热泪,对朱由检盈盈拜倒.



    武之望却双眉紧皱,心想这不是公然抗旨么!但他在宦海沉浮多年,城府也极深,便巧妙地道:"殿下宅心仁厚,臣等敬佩之至.只是这秦王府只有一座,若让朱谊漶继续留在此处,殿下又在哪里安身呢?"



    "总督大人,巡抚大人,借一步説话!"朱由检突然神秘兮兮地道.



    武之望和甘学阔无奈,只得随着朱由检和蕊儿来到银安殿的后殿.朱由检殷勤地请二人坐下,才笑吟吟地道:"不瞒二位説,本王不想住在这里!"



    "却是为何.[,!]?"二人均大惑不解地道.



    "你们看看这里,"朱由检煞有介事地道,"这座王府虽大,但年头太久,阴气太重,已经开始克妨主人了!朱谊漶已经倒了大霉,难道本王还敢步他的后尘么?"



    "而且,"朱由检忽然装作有些不好意思,"王妃生在江南水乡,那地方钟灵毓秀,出门见田,举步有溪,可不像王府深藏城内,经常不见天日.不怕二位大人笑话,本王实有些个…那个惧内,王妃跟本王闹了好多次,就是不愿意住在西安城内,本王实在是拗不过她!"



    "这…"武之望和甘学阔均哭笑不得,把怀疑的目光齐齐投向蕊儿.



    蕊儿却面沉似水,狠狠地剜了朱由检一眼,这才对二人淡淡地笑道:"二位大人见笑了,王爷就是喜欢胡説,本宫怎敢做王爷的主?"



    二人听蕊儿语气不善,又见朱由检一个劲地对蕊儿diǎn头哈腰,心中暗笑:都説这秦王守遵化,战宁远,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,原来竟是个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的稀包软蛋!



    "王爷此一説也有道理,"武之望忙忍着笑道,"只是仓促之间难以选址,也无法为王爷在城外马上再建一座王府啊!"



    "这个就不劳二位大人心了."朱由检嘿嘿奸笑道,"万岁不是将泾阳,高陵,三原三县划为本王的采邑么?本王想再与二位大人密商一件事!"



    "什么事?"二人一听"密商"二字,顿时浑身一激灵,还以为朱由检要干什么不可告人的事.



    朱由检却呵呵笑道:"三个县嘛,有diǎn太多了.本王也知道现在国库空虚,一下子拿走三个县的赋税,沃天下臣民腹诽,本王心里也不踏实.不如这样,本王只要泾阳一县的赋税,另外两县的赋税,就请二位大人看着安排.王府嘛,就打算建到泾阳县,具体什么地方本王自己安排,自己出钱兴建,也不用劳烦二位大人.这么diǎn子xiǎo事,本王也懒得上奏万岁了.万岁那么忙,奏上去还得劳烦他批准,何必呢?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!"



    武之望和甘学阔对视一眼,一方面知道朱由检极得恩宠,天启确实是有求必应;另一方面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.要知道这两个县的赋税虽然不多,一年也有将近十万两银子.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拿,却拱手送给他们,难道这秦王殿下脑子进水了不成?



    朱由检见二人狐疑,忙接着道:"只是本王也有一个xiǎoxiǎo的条件:剩下的泾阳县,赋税收取多少,便要本王自己説了算.而且泾阳县令一职,我也打算让王府的旧人孙传庭担任."



    武之望和甘学阔登时恍然大悟:原来这个秦王还挺精,他是怕地方官员克扣他的赋税,才使出这一招欲擒故纵之计!



    但二人心中默默盘算:那泾阳县这些年不是水灾就是旱灾,庄稼常常绝收,就是拼命榨取,也榨不出多少银子.而且那泾阳弹丸之地,又紧守着西安,也不怕让朱由检激出什么民变来.



    而另外两县的将近十万两银子,对他们却是个不xiǎo的诱惑.有了这十万银子,就可稍稍缓解业已十分严重的官军欠饷问题.须知陕西官军欠饷已经将近一年,再不发饷,恐怕就要激起哗变了!



    而且这道道是朱由检自己提出来的,他就是日后发现不合算,也只能吃个哑巴亏.平时地方欺上瞒下,谎报灾情,骗取朝廷减赋的事也多了去了,和那些相比,这一件也实在算不得什么大事.



    想到此处,二人便满脸堆笑地答应下来.



    朱由检见这两位陕西的高官diǎn了头,知道自己另起炉灶的计划取得了初步成功,也不禁大喜,非常客气地将二人送了出去.



    此时蕊儿忙对朱由检道:"王爷,刚才蕊儿对您那样,您不会生气吧!"



    "怎么会呢!"朱由检开怀大笑道,"这不都是咱们事先排演好的戏么?你演得不错!只不过,以后就要委屈你住在乡村了,你会恨我么?"



    "看王爷説的!"蕊儿幸福地偎依在朱由检的怀中笑道,"只要能帮上王爷的忙,蕊儿就是再苦,心里也觉得甜!"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键翻页 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作品集
崇祯:重征天下